2022世界杯买球投注|正规网站

1991年讷河凶杀案地窖藏尸42具女犯杭州落网:我要见你们局长

今天要为大家讲述的,是上世纪90年代,发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讷河县的一起惊天大案,虽然已经过去了30多年,但每当谈及此案,心情都会无比沉重。

“我还有一个大案子,比这个案子大得多得多。如果我把这个案子讲出来,我肯定是死,你肯定立大功。我们在东北还杀了20多个人……”

1991年10月,浙江杭州上城区涌金派出所,坐在审讯椅上的徐丽霞说出这番话后,并没有让在场的民警感到震惊,因为大家一致认为,这个女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?哪有人说自己是杀人犯的?

徐丽霞是因为和同伙搞“仙人跳”诈骗被杭州警方逮捕的,这样的案子,杭州民警经常会遇到,都是些“小”,牵扯到命案的很少。况且,20多条人命的案子,放眼全国,都屈指可数。

这女人竟然说自己杀过人,还杀了20多个人,要知道,如果这是真的,即使是她主动坦白,也难逃一死,所以,起初大家并没有在意。

徐丽霞似乎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,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镇定的说道:“我没有撒谎,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讷河县,那里的警方估计正在为这些案子焦头烂额呢,不信你们可以问问。”

看着一本正经的徐丽霞,办案民警黄国华立刻认真了起来:“怎么回事,你详细说说。”

徐丽霞是在苏州火车站被抓获的,和她一并被抓的还有两名男子(贾文革和另一名同伙)

1991年10月中旬的一天,苏州火车站发现两男一女,在车站周围徘徊,形迹十分可疑,车站执勤的民警就地将他们扣押检查,在他们的背包中发现3000多元现金,还有两张外地身份证,最让人起疑的是一些品。

面对这些物品,三人支支吾吾,口供不一,引起了警方的怀疑。通过联系身份证上姓谢的男士得知,这三人前几日在杭州,通过“仙人跳”(以女色为诱饵进行敲诈)的方式敲诈了谢某的随身钱财。

按照规定,这起“仙人跳”案件应当转交给杭州警方处理。10月22日,杭州警方前往苏州带走了3名嫌犯。不曾想,一起惊天大案由此揭开。

当徐丽霞提出要见局长的时候,民警黄国华当即将情况汇报给了赵副所长。第二天,赵副所长以“赵局长”的身份,去见了徐丽霞。

徐丽霞见到“赵局长”后,略显紧张地说道:“和我一起被抓的那两个男的你们一定要控制好,尤其是贾文革,千万不能放了他……”

情绪稳定后,徐丽霞告诉警方,他们来南方之前,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讷河县杀害了20多人,尸体都藏在贾文革家的菜窖里,贾文革的妻子和另一名同伙还在那里看着……

这一夜,涌金派出所的民警们没有丝毫困意,听过徐丽霞的讲述后,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比沉重,甚至下意识的希望,这都是假的,但还是丝毫不敢耽搁。

第二天一早,民警钟庆就骑着自行车赶到了武林广场电信大楼,以加急的形式,给讷河县拍出了关于此案的第一封电报:

我局抓获你县贾文革等人,据交代,在当地杀害多人就地掩埋,其妻李小芳、同伙孙庆园共同参与作案,目前,此二人尚在当地负责看管埋尸的房屋,请予以协查抓捕并请及时联系我局。

内容非常简短,毕竟那时候的电报是真的很贵,一个字一毛四分钱,连收件人姓名、地址都算钱,分局政委签发电报的时候,还很是心疼了一阵。

第二天,就收到了讷河警方的回电,令人意外的是,只有简单的四个字:“查无此案”。

难道是徐丽霞撒谎?还是另有原因?为了继续证实,民警钟庆在领导的指示下,又给齐齐哈尔市拍去了内容一样的电报。

不久后,杭州警方就得到了齐齐哈尔警方的回应:“现场已经挖掘出19具尸体,起尸工作正在进行,贾妻自杀,孙犯落网,我们会马上派工作组前往杭州进行对接工作。”

随后,赵副所长亲自带人将“一脸无辜”的贾文革铐了起来,并直接加上了脚镣。当贾文革看到这一幕时却出奇地淡定,笑着说道:“是徐丽霞出卖的我吧?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那女人不靠谱。”

至此,徐丽霞才彻底松了一口气,很多人都不理解,犯下这么大的案子,为何她会如此轻松……而在讷河这边,却是另一番情景。

随着尸体的数量不断增多,人们的心情越来越沉重,心理承受能力较小的几近崩溃。

因为徐丽霞供述的是20多条人命,但是现场起出的尸体数量却在不断增多,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,最终挖出了42具。

一时间,此案在讷河,乃至全国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甚至影响到了讷河当时“升市”的规划。讷河民间更是流言四起,谈案色变。

当讷河警方将这一结果传回杭州时,杭州警方彻底震惊了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意外抓获的“仙人跳”团伙,竟然是41条命案背后的始作俑者。

这起骇人听闻的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?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事?贾文革和徐丽霞之间又有着怎样的瓜葛?为什么徐丽霞明知一死也要自首揭穿贾文革?我们接着往下看。

贾文革出生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讷河县,父母死得早,虽然缺乏管教,但贾文革却很聪明,中小学成绩都还不错。初中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当地一家工厂,成了一名工人。

八九十年代,能进入工厂,做一名工人,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,那个时候人们称之为铁饭碗,贾文革却一点也不在乎,工作不怎么上心。

贾文革长得细皮嫩肉,还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,很讨女人喜欢。慢慢的,他与厂里的很多女工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。这种事情在那个年代是大忌,厂领导一怒之下将贾文革赶出了工厂。

但贾文革并没有因此收敛,反而把目标瞄上了社会上的不良少女和一些失足少女,经常带着陌生少女回家过夜。

失去工作,就没有了经济来源,贾文革的生活逐渐开始窘迫。为了不至于饿死,他开始琢磨着如何“生财”。

1990年7月12日,贾文革靠着自己熟练的搭讪技巧,将一名打扮时髦的女子带回了家。一番激情过后,贾文革坐在床头抽烟,突然又苦恼了起来,虽然他不缺女人,但他缺钱。

贾文革越想越郁闷,越想越极端,突然,他将目光盯在了时髦女子放在桌上的皮包上。贾文革固执地认为,这女人穿的都是名牌,包里面一定装着不少钱,随后,一个大胆的念头产生了,图财害命。

掐灭手中的烟头,贾文革一咬牙,掐住了女子的脖子,直到她一动不动。他激动地翻开了女子的皮包,却只有一些化妆品和几十块钱。

随后,贾文革将女子的尸体丢进了自家的菜窖里,怀着忐忑的心情度过了几日,结果却发现,杀了个人就跟没事一样,一切照常,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。

从那天起,贾文革就一发不可收拾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,讷河县就失踪了20多人。但因为受害人大多都是混迹在社会上的女子,平日里也经常不见人,所以很多家人并没有报案,即使报案的,警方也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,认为她们不久以后就会回去。

这也是贾文革在目标选择上总结出的一条“经验”,但不久后,他就遇见了一个不同的女人,徐丽霞。

一天傍晚,贾文革在外物色了一天,也没有找到合适的“猎物”,当他行至齐齐哈尔市火车站的时候,突然看到一名女子独自坐在长凳上发呆。

“经验丰富”的贾文革一看便知,这女人不是感情出了问题,就是遇到了麻烦事。

正如贾文革猜测的一样,这个女人就是徐丽霞,她当时已经成家,有老公有孩子。因为和丈夫吵了一架,一气之下夺门而出,自己一个人走着走着就到火车站了,于是就坐在那发呆。

贾文革可是情场老手,尤其是对付感情上出问题的女人,更是拿手。上前和徐丽霞搭讪了几句便清楚了原由,随后一番甜言蜜语,竟然成功地把已婚妇女徐丽霞哄骗回了家。

在这里,小编特意提一点,很多文章说徐丽霞和贾文革一番云雨后,觉得贾文革是个做大事的人,便死心塌地地跟了贾文革。

但事实并非如此,因为徐丽霞临刑前曾留下过一封遗书,对于她是如何加入到这个团伙的事情,详细讲过,而且贾文革对此也并不否认。(此时贾文革已经身背20多条人命,并且有了同伙。)

“亲爱的姐姐,你们想都不敢想象,你们的小妹,在魔窖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,他们用配制的药水拿我做试验,喷在我的面部,把我弄昏,之后他们侵犯我,然后用铁链把我的手脚铐上。”

“他要杀我,问我喜不喜欢他,我说不喜欢。他说好,我让你死得明白。我说,你要杀就杀吧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他听了反而放弃了杀我的念头,给我吃了安眠药,然后把我丢进了菜窖,里面还有尸体……”

“不知过了多久,由于窖里缺氧,加上尸体腐烂的气味,我不知不觉地醒了过来,求生的欲望迫使我向外爬去,菜窖的盖子被一口水缸压着,也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我,我居然推开了窖盖,爬了出去,当时我满脸,满手,满脚都是血……”

“刚爬出来,就被这个恶魔发现了,他很吃惊,问我是人是鬼,这时我再也支撑不住便晕了过去,等我再醒来的时候,他对我说:‘我非常佩服你的胆量同时也非常欣赏你这个人,你是我遇见过所有的女人中,最让我佩服的女人。我现在不想杀你了,但你必须入伙跟我们干。我以及和我的同党去过你家了,你家的情况我们调查得一清二楚,如果你去报案,我们就派人把你和孩子一起骗过来杀掉,让你悔恨终生……’”

至此,徐丽霞迫于贾文革的,又担心自己的家人孩子遭受无辜牵连,只好跟着贾文革一起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。

徐丽霞加入这个团伙后,贾文革改变了策略,因为徐丽霞容貌不错,就出去诱骗一些目标男士回来,之后再由贾文革等人实施谋财害命。

期间,徐丽霞也尝试过逃跑,但都没有成功,被贾文革抓回来后,不仅要遭受一顿毒打。还会被丢进满是尸体的菜窖里进行“反省”。

直到他们南下浙江后,徐丽霞认为此地远离家乡,远离自己的亲人,她才下定决定,与贾文革鱼死网破。而在苏州火车站被抓的时候,也是徐丽霞故意露出“破绽”,引起警方注意,她和贾文革才被警方带走。

来到杭州后,徐丽霞在警方没有掌握任何线索的情况下,主动交代了一切,遗憾的是,她并没有因此换回一张“免死牌”。正如她交代之前说的一句话:“这件案子讲出来,我肯定是死,你肯定立功……”

11月8日,讷河当地共派出14名警力,前往杭州押送三名重犯。相关列车专门腾出一节车厢,保卫工作更是做到了极致,列车由杭州开往齐齐哈尔的途中,每经过一地,当地的公安局一把手都会亲自到车站检查。

为了防止贾文革自杀,不仅给她戴了手铐、脚镣,甚至采取了蒙眼、堵耳、戴头盔等措施。而徐丽霞则相对“轻松”一些。

提起徐丽霞的身世,让人不禁感概万分。徐丽霞家里还有3个姐姐,她最小,应为家贫,母亲曾提出将最小的徐丽霞送给别人。当年只有15岁的大姐却极力阻止,硬是将她留了下来。

徐丽霞三岁的时候,母亲病逝,大姐一个人养大了三个妹妹。为了能让她们有书读,大姐早早地进了工厂,才勉强维持了这个家庭。

高中毕业后,徐丽霞成了一名幼儿园老师,经过大姐介绍,嫁给了一个收入不错的男人,本以为她以后会有着新的开始。不曾想,徐丽霞和丈夫的感情并不好,经常吵闹,以至于失意之下,落入了贾文革的魔掌。

行刑前,天还未亮,徐丽霞的大姐就抱着徐丽霞的孩子来到了看守所,将还在睡梦中的孩子递给了徐丽霞,仅仅在母亲怀中待了片刻后,这个孩子就永远的离开了妈妈的怀抱。

那天,徐丽霞身上穿着的衣服,从里到外都是大姐一针一线赶制出来的。刑场上,徐丽霞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大姐,我对不起你!”

这起轰动一时的案件,小编并没有以主犯贾文革的角度去写,而是选择了徐丽霞,曾经的受害者,却变成了魔头的帮凶。因为在贾文革身上,我们已经看不到丝毫人性,而透过徐丽霞,似乎还能触及到一丝人世间的温情。

但事实是残酷的,虽然她勇敢的站出来揭发了一切,抱着与贾文革“同归于尽”的信念,提前结束了这场罪恶之旅。但毕竟是几十条人命,纵有再大的功劳,也难平息逝去的冤魂。

站在感性的一面,我也曾希望她能保得一命,但站在理性的角度,谁又能替那些无辜的逝者做得了主?谁又能做得了法律的主?